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

人工智能发展的就业影响研究

2019年08月08日来源:《学习与探索》2019年07期    作者:邓洲 黄娅娜

摘要:区别于一般的技术进步,人工智能具有使能技术和通用技术特征,对就业会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具体表现为替代淘汰部分传统岗位,填补人类劳动者难以胜任或不愿意从事的岗位,催生新产业从而创造新的就业岗位,最重要的影响是改变劳动力就业结构。人工智能的加速发展和应用,并且在行业间和地域间迅速扩散,会造成结构性失业并拉大收入差距,但同时也会创造高收入就业岗位和缓解劳动力成本上涨压力。就中国而言,利用人工智能促进就业增长和优化就业结构,应重点加强人机协作相关技术研发和制度创新,加强伦理道德研究并保护劳动者权益,以及进行教育改革以适应人工智能时代的要求。

关键词:人工智能;技术进步;就业;就业结构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新兴产业自主技术标准的导入与培育”(13CJY064);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工业技术赶超的战略与路径研究”(GJSCX2018-01)

 

技术进步对就业影响的理论综述

对技术进步就业影响的经济学研究由来已久。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初期,Keynes(1930)就成功预见了广泛使用的科技可能导致的对人力的替代,将其称为“技术性的失业(technological unemployment)”。Leontief(1955)对技术进步的就业影响持悲观态度,他认为就像19世纪机器动力替代牲畜,导致马力过剩一样,机器的应用也会导致劳动力过剩。然而,工业化的历史表明,技术革命确实导致小范围的短期失业,但并没有造成大范围的长期失业,长期看,技术进步的主要影响是对劳动力市场进行了结构性的重塑调整。技术进步对就业市场会产生两种相反的效应:一是破坏效应(distruction effect),技术替代劳动力,从而导致失业;二是资本化效应(capitalism effect),技术促使生产力水平提高,从而促进行业扩张,对劳动力需求提高(Frey and Osborne,2017)。“资本化效应”又被称为“补偿效应”,工人最初因新技术造成的失业可以从多个方面获得补偿。一方面,新技术和新设备的使用、生产规模扩张、研发新产品等均能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例如,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资本—技术互补型的现代化工厂模式开始流行,电力的应用大幅度提高了装配线的自动化水平,增加了操纵机器的技术工人的需求(Goldin and Katz,1998),打字机、计算器等小型办公设备的普及又增加了对高教育水平的管理人员的需求(Mokyr,1990),同时增加的蓝领和白领的需求大幅度提高了第二次革命期间的就业水平。另一方面,技术进步促使生产率提高,以一种更惠及大众的方式对社会产生贡献,资本家获取大量收益,消费者获得了更质优价廉的产品,而劳动者的实际工资增长,成了获益最大的群体(Lindert和Williamson,1983;Feinstein,1998;Allen,2009)。因此,从历史经验来看,历次科技革命的正向“资本化效应”或“补偿效应”均超过了负向“破坏效应”。

近年来,随着科技创新速度的加快,部分学者预测未来的人工智能技术将占据很大比例的工作岗位。最具代表性的研究来自Frey和Osborne(2017),他们通过对当前的自动化技术的解析,发现在未来20年里美国约有47%的工作可能会被机器所替代。受人工智能等新信息技术的冲击,采用同样的方法,Pajarinen et al.(2015)发现33%的挪威人和35%的芬兰人的就业处于高替代风险中;Batorski et al.(2015)的研究表明,波兰的高替代风险就业比例高达46%;世界银行估计在OECD国家中有57%的工作可能在未来20年内被机器所替代。除了发达的工业化国家,学者们认为,发展中国家可能既受到本国人工智能对劳动力的替代的影响,又受到发达国家制造业外包回缩的影响,未来就业恶化的风险将远高于发达国家。Frey和Osborne(2015)认为,未来中国77%的就业岗位、印度69%的就业岗位、埃塞俄比亚85%的就业岗位、乌兹别克斯坦55%的就业岗位面临被智能机器替代的风险。但是,也有不少学者驳斥了以上研究,因为这些实证研究仅仅基于已有的工作岗位的技术实现的可能性,最具代表性的研究来自Acemoglu和Restrepo(2018),他们提出,技术进步对于就业的影响不仅应从技术实现的可能性的角度来看,还需要寻求其对就业和工资影响的均衡结果。首先,企业是否会采用以及会采用哪些技术依赖于机器替代人力的成本收益权衡;其次,新技术对于劳动力市场的影响不单有对相应经济部门的直接冲击,还需要考虑新创造的就业需求,以及劳动力向其他部门的转移。例如,新工业革命虽然造成制造业就业比例的大幅下降,但同时也造成服务业就业占比的大幅度提高(Autor和Dorn,2013)。Acemoglu和Restrepo(2018)还发现,1980—2007年美国总的就业增长约为17.5%,其中约一半(8.84%)的就业增长来自于新增加的工作岗位,而这些全新岗位支撑了过去三十年美国的经济发展。

总的来说,人工智能技术进步和应用虽然可能短期内替代部分人类岗位,但是也会产生互补性的劳动力需求,这些新的依赖人力的复杂工作任务相比于现有技术总存在相对优势。我们需要对技术进步的“破坏效应”保持警惕,但也要相信这是一个教育水平和科技进步水平的竞赛(Goldin and Katz,2009),只要教育的发展程度超越技术进步的速度,人力资本相对优势一直存在,就业比例在长期来说就能保持在一定水平。

人工智能就业影响区别于传统和一般技术进步的特殊性

人工智能作为新工业革命重要的使能技术和通用技术,对就业的间接影响大于直接影响,长期影响大于短期影响。每一次工业革命都会出现一批能够推动创新链升级和产业链上下游产品开发,促成重大科技进步的使能技术,以及在多个产业部门得到广泛应用的通用技术。不同于一般的技术进步主要在短期内和小范围对就业产生影响,使能技术和通用技术对就业的影响表现出长期性和普遍性。例如,在第一次工业革命期间,蒸汽机在欧洲替代传统水力、风力、畜力成为最主要的工业生产能源用了近一百年,在一个世纪里,蒸汽机逐步从最初的纺织、交通行业扩散到更多的工农业和商业部门,对就业的影响在长期表现得更为显著。同时,蒸汽机对就业的直接影响表现为替代重体力劳动者、用于生产和交通运输牲畜的饲养员,而间接影响是使得英国等国家毛纺业大发展,城市开始兴起,大量农田被用作牧场,促进了就业由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的大规模转移,显然后者的影响更大。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内燃机、电动机的应用对就业的影响也有类似表现,只不过时间周期大幅度缩短。信息技术是新工业革命重要的主导技术,人工智能则是信息技术的重要分支,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目前已经表现出使能技术和通用技术的特点,应当更加关注人工智能对就业的长期影响和间接影响。例如,很多研究论文、媒体分析、智库报告给出了最容易被人工智能淘汰的行业和岗位(Frey and Osborne,2017;MGI,2018),事实上人工智能对这些行业和岗位的影响将是长期的,随着应用场景的不断开发,未来还将有更多的行业和岗位受人工智能的冲击。同时,除了直接淘汰某些岗位或者创造新的岗位,人工智能的发展还将促进无人驾驶、机器翻译、图像识别分析等行业的发展,影响和改变这些行业的就业需求总量和结构,并且进一步推动劳动就业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以及改变全球产业分工格局和就业格局。

人工智能对脑力劳动的替代大于对体力劳动的替代,对复杂脑力劳动的替代大于重复性脑力劳动的替代。在信息技术出现之前,技术进步主要替代的是体力劳动,最初主要替代高强度体力劳动,后来替代重复性的体力劳动,在先进的自动化的制造工厂里,机器几乎可以替代所有的重复性劳动岗位。从信息革命开始,技术进步在脑力劳动为主的岗位上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表现出比人类更高的工作效率和准确性。最初的计算机应用于大量计算工作,虽然计算对人来说并非高智力的活动,经过中等教育的劳动者都能胜任,但计算机赢在了速度和准确上。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计算机在重复性脑力劳动上大规模替代人类劳动者,带领人类工业化进入信息时代,经济效率得到几何倍增长。人工智能相对于传统信息技术,能够识别环境变化并作出相应判断,“深度学习”更能够实现对未知世界的探索,这使得计算机和机器能够胜任一些需要复杂脑力劳动的工作岗位,这已经突破了Autor et al.(2003)等学者认为的计算机自动化只能实现对体力劳动和简单脑力劳动的替代。特别是在一些工作强度大、工作环境艰苦,且兼具重复性和复杂性的领域,人工智能比人类劳动者具备更高的效率、敏锐度和准确性。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由“弱人工智能”向“强人工智能”升级,可以胜任的复杂脑力劳动将更多,人工智能替代复杂脑力劳动岗位的趋势将更加明显。

人工智能以虚拟的信息和数据为载体,流动性强。劳动力是流动最困难的投入要素,即便是在经济一体化程度很高的地区,劳动力的流动也从来不是畅通无阻的,如果最终产品的可贸易程度较低,那么该产业就需要在一个经济体内部完成大部分的生产和消费,正因如此,服务业需求相对于制造业更依赖于国内供给得到满足。人工智能作为一种全新的、特殊的“劳动力”投入要素以虚拟信息数据为载体,理论上其流动性无穷大。如果人工智能在经济投入要素中所占的比例不断提高,全球产业分工和劳动分工将被重新定义,劳动力将在虚拟世界中打破国界的限制,实现自由流动。

人工智能将改变人与机器在工作中的关系。在人工智能出现之前,技术和机器在生产活动中充当辅助性的角色,人类劳动者主导产品制造和服务提供的过程。人工智能的应用使得计算机和机器不再限于提供辅助性的劳动,当人工智能贯穿研发、制造、服务整个价值链,人工智能对经济活动和具体生产将具有主导意义。从某种意义上说,人工智能成为劳动力的竞争对手,但从另一方面看,人与机器的伙伴关系将得到加强,人机协作将成为最重要的生产模式。

人工智能就业影响的四种主要表现

技术进步虽然可以提高经济效率,但可能造成的“失业”担忧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就一直存在。事实上,工业化历史中出现大量失业的时间并不多,且大多是因为经济周期造成的,技术进步从未造成经济萧条和大范围、长期失业,被替代工作岗位的劳动者总能在新的行业和岗位上找到工作。与历史上的技术进步一样,人工智能的出现的确会对人类就业产生显著且深远的影响,但影响并不是替代就业这样简单,人工智能在消灭一些工作岗位的同时也会增加更多的就业机会,更重要的是,可以改变劳动力就业的地区结构和行业结构(如下页表所示)。

已经有很多研究机构和媒体对人工智在哪些产业、哪些环节替代就业岗位有深入的研究,涉及经济学、管理学和自然科学多个领域的专家参与其中(Frey和Osborne,2017;Acemoglu和Restrepo,2018;MGI,2018)。相对于其他技术进步,人工智能在三个领域替代和淘汰就业岗位更为显著,在“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不同发展阶段替代的岗位也有所区别:一是简单重复的脑力劳动就业岗位。“弱人工智能”和普通的信息技术已经能够应付模式化的重复性脑力工作,例如,日常办公管理和大多数自动化设备的运转,人们已经熟悉和习惯此类工作由机器完成,一方面机器成本更低、效率更高且很少出错,另一方面也很少有劳动者愿意从事此类工作。二是中等复杂且重复的脑力劳动就业岗位。机器学习的应用和传感器使用使得人工智能能够在一定范围内处理一些复杂问题,这类应用例如智能化工厂管理、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自动翻译、无人驾驶等等。此类工作较第一类要复杂得多,但也有重复性的特征,人工智能在这些领域的应用虽然还处于探索阶段但发展很快,根据一些预测分析,5~10年在技术和应用模式上都会有显著突破,部分替代这些领域的就业岗位。三是体力与脑力相结合的就业岗位。人工智能嵌入机器设备中,机器将同时具有优于人类劳动者的体力和脑力,完成复杂的体力与脑力结合的工作。智能工业机器人是这方面应用的代表,“无人工厂”“黑灯工厂”是制造业发展的方向,人工智能的进一步应用将使得制造业用工数量大幅减少。当然,人工智能替代哪些岗位,还与不同行业劳动者的熟练程度、知识技能有关,也受不同工会组织谈判能力和移民政策的影响。以美国为例,汽车制造产业工人的周薪达到近1500美元,是食品加工产业工人薪酬的3倍多,前者由于劳动力成本压力大,因此采用人工智能新技术替代就业岗位的意愿更加强烈,也能够承受更高的技术改造成本。

 

 

虽然人工智能经常被宣传为就业的威胁,但人工智能填补了很多供给缺位的劳动岗位,使得整个经济链条完